返回列表 发新帖

详看金瓶梅 | 第二十二回:又一个金莲来了

[复制链接]

4256

主题

4256

帖子

1万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12772
发表于 2021-7-21 17: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作者

西篱
自第七回娶了富婆孟玉楼之后,西门庆又接连收纳了孙雪娥,偷娶了潘金莲,梳笼了李桂姐,并在一波三折后娶进了巨富李瓶儿。短短的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六月初二娶孟玉楼,来年的八月二十娶李瓶儿),他由一个只有一妻一妾开着一间生药铺的普通商人,摇身变为家中拥有一妻五妾、院里包养着新出炉的妓女、家财万贯奴仆成行几成清河县首富的巨商。


与他追求财富的无止境一样,西门庆对女人的追求也是不死不休。财色二字,简直就是西门庆的通身气派。纵使有了那么多女人,他仍奔赴在猎奇的路上不肯停歇,这不,他又瞄上了新进府不久的一个奴才媳妇。


这个奴才,叫来旺,他的媳妇,叫宋金莲。


但西门大院里已经有了一个金莲,她一个奴才的老婆,就不便再叫金莲了。 


月娘因他叫金莲,不好称呼,遂改名为蕙莲。


西门府另一个奴才来保儿,媳妇叫蕙祥,吴月娘大概顺着蕙祥的名字,给宋金莲也排进了蕙字辈。《红楼梦》里有个叫蕙香的小丫头,宝玉因与袭人闹别扭,将一肚子火洒在她身上,偏说人家不配叫个蕙字,直接按照她在家的排行给改成了个“四儿”,可就连“蕙香”这个名字也是袭人改过的。也不知道袭绝色王妃啥要将人家好好的“芸香”改成“蕙香”。


阿谁时候,奴才丫鬟们是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人,叫什么名字自然也由不得本身,将别人的名字由‘芸香’改为‘蕙香’的袭人,她的名字又何尝是本身原本的名字?


熟悉《红楼梦》的人还知道“袭为钗影,晴为黛影”的说法,在足球比分007、身材、气质、性格、为人处世等方面,多多少少的,袭人跟宝钗有相似,晴雯跟黛玉有相像。《金瓶梅》中,潘金莲也有她的钗影黛副。这个原本叫金莲现在叫蕙莲的,便是其中之一。


她名字虽然不叫金莲了,但她跟潘金莲之间的相似处以及她们之间的争斗,却绝不因为名字改了而消失。



首先就是她这本名金莲的由来,料想跟潘金莲一样,是因为打小缠的一双好小脚。这是阿谁变态的时代很多女性们引以为傲的身体疯狂斗地主游戏。她的脚不仅比潘金莲的还要小些,据她本身说,脚型也比潘金莲的周正迅盈网球比分。


除此之外,二莲之间还有很多相似之处。


她们出身相似。


潘金莲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宋金莲是卖棺材宋仁的女儿,都算小手工业者家庭出身吧。不知棺材铺是否也出售寿衣,这寿衣是否来自裁缝铺。没准老潘和老宋还曾经是生意上的小伙伴?


她们性格和做派相似。


遥想当年潘金莲出场时,书中对他有这样一段描写:


那妇人每日打发武大出门,只在帘子下磕瓜子儿,一径把那一对小金莲故露出来,勾引浮浪子弟,日逐在门前弹胡博词,撒谜语,叫唱:“一块好羊肉,如何落在狗嘴里?”油似滑的言语,无般不说出来。


而宋金莲呢:


斜倚门儿立,人来侧目随。托腮并咬指,无故整衣裳。坐立频摇腿,无人曲唱低。开窗推户牖,停针不语时。未言先欲笑,必然与人私。


二人的这般性格,注定了她们是不肯老老实实为人妇的。


她们的经历相似。


二人都是被家里人卖掉的,潘金莲先是被卖与了王招宣府,王招宣死后又被卖给了张大户,宋金莲是被卖在了蔡通判家房里使唤。


二人都因坏了事被赶出去,潘金莲是因为与张大户私通后,张大户很快病死,她被当家主母赶了出去,宋金莲则因与主母一起偷奸养汉被赶了出去。


二人后来均嫁给了餐饮从业人员,潘金莲嫁给了做炊饼的武大,宋金莲嫁与了厨役蒋聪。我猜,潘金莲做的肉馅角儿和宋金莲做的一根柴火的猪头,都是从她们的前夫那学来的手艺。他们人虽死了,好厨艺倒是流传了下来。


二人都死了丈夫又改嫁,潘金莲害死武大之后进了西门大院,做了西门庆的小老婆,宋金莲死了丈夫之后也进了西门大院,她嫁的是西门庆家的奴才来旺。


同在西门大院,同样的浮浪轻薄,身份地位却极大的不同。



这种不同,口袋妖怪看球比分在方方面面。首先就是穿衣打扮的不同。刚来的宋蕙莲,只是个地位低下的仆妇,跟着其他众媳妇上灶,伺候西门庆吴月娘以及女儿女婿和小游戏美女潘金莲在内的小妾们的吃喝。她的打扮自然就是普通仆妇的打扮,加上她手头拮据,也就没什么像样的妆饰。料想她跟蒋聪时,与潘金莲跟武大时,经济状况也差不多,粗茶淡饭布衣简妆,进的府来,见潘金莲孟玉楼等等锦衣华服,满头钗环,她哪有个不羡慕的,没钱买裙子,她找玉箫借来穿,没钱买首饰,她就先从描眉画眼开始改变。


初来时,同众媳妇上灶,还没甚么妆饰。后过了个月有余,因看见玉楼、金莲打扮,他便把䯼髻垫的高高的,头发梳的虚笼笼的,水鬓描的长长的。


西门庆这种连略为平头平脸的丫鬟都不放过的色鬼,岂会看不见打扮得乔模乔样满脸写着来勾引我吧的宋蕙莲?


我听马瑞芳老师讲《金瓶梅》,说西门庆勾引潘金莲和李瓶儿时颇费了周折和手段,而招惹宋蕙莲却如召唤家里的猫儿狗儿一般毫无仪式感。其实,西门庆勾引潘金莲和李瓶儿,也并没有费很多力气。而他对宋蕙莲,倒也是精心谋划了一番。为了勾搭这个老婆,他给了来旺一大笔银子,早早地打发了他去外地做生意。


一日,设了条计策,教来旺儿押了五百两银子,往杭州替蔡太师创造庆贺生辰锦绣蟒衣,并家中穿的四季衣服,往回也有半年期程。从十一月半头,搭在旱路车上起身去了。西门庆安心早晚要调戏他这老婆。



所以,西门庆一直在等待和寻找机会。当这一日,月娘出去吃酒不在家,他趁着酒劲,明着挑逗了宋蕙莲,并让玉箫去传话。玉箫成了西门府里的马泊六。从玉箫对这事儿的熟练程度来看,她似乎并不是头一次做这样的营生。或许之前西门庆也如此勾搭过府里其他奴才的老婆也未可知。


其实吴月娘就算在家,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有人说吴月娘无能,很像邢夫人,由着色鬼丈夫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娶进门。其实,吴月娘也劝过西门庆,只是西门庆不听,反倒说她拈酸吃醋。


“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姮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的富贵。”


当他财富越积越多之后,更是说出了这种无法无天的话,吴月娘还有什么可说的?但她也绝不是那么蠢,她清楚的知道什么对本身是最重要的,那就是财富、子嗣以及正妻地位。她为数不多的几次发火和不高兴,主要都是因为她觉得本身的这三个核心利益受到了威胁。而西门庆勾搭宋蕙莲这种小事,伤不及她一分一毫,反而她的默许会让西门庆认为她大度好性儿而对她越加敬重。所以西门庆才会在一开始就跟玉箫说:


“到明日对你娘说,另与他一条别的颜色裙子配着穿。”


而当玉箫真的拿了上好的“一匹翠蓝兼四季团花喜相逢缎子”给宋蕙莲做裙子穿,宋蕙莲担心穿着这样明显逾矩的君子吴月娘会盘问,玉箫说:


“爹到明日还对娘说,你迷人的乳沟。”


后来西门庆与宋蕙莲勾搭成奸后,他本身对月娘说:


他做的好汤水,不教他上大灶,只教他和玉箫两个,在月娘房里后边小灶上,专顿茶水,整理菜蔬,打发月娘房里吃饭,与月娘做针指。


这其实等于过了明路了,吴月娘也算是默许了西门庆与宋蕙莲的私通。所以当蕙祥与蕙莲争吵时,明明错的是蕙莲,吴月娘却责骂起了蕙祥。


其实最开始,宋蕙莲也不是毫无廉耻的,她怕西门庆送她的缎子被吴月娘发现,也怕跟西门庆勾搭被孟玉楼潘金莲等发现,后来果然被潘金莲基本上逮个正着,她脸红害臊,以至于在潘金莲面前伏低做小,任她怎么数落讽刺也不qq大赢家一声。可是吴月娘的纵容,潘金莲的百科明星人气榜投票,西门庆的慷慨,都让她放弃了不多的一点尊严,而越加的放肆和不知深浅。


作为潘金莲的影子,她处处跟潘金莲看齐,事事跟潘金莲攀比,不仅要潘金莲的鞋套着她的鞋穿,还跟西门庆说潘金莲的脚缠的不周正;她看到潘金莲与陈敬济眉来眼去,她也公然地跟陈敬济打情骂俏;她要西门庆再给来旺找个媳妇儿,她要长久地给西门庆做小老婆。


这一切,潘金莲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她发誓:


“真个由他,我就不信了!今日与你说的话,我若教贼奴才淫妇,与西门庆放了第七个老婆,我不喇嘴说,就把潘字倒过来!”


要知道,潘金莲这样的人,即使宋蕙莲真的是她本身的真身分出来的,要跟她抢男人,她也会毫不手软地将她撕碎,连同本身一起灭亡也在所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只可惜,轻浮没有头脑的宋蕙莲,刚刚尝到银钱充足的乐趣,还沉浸在门庆给她画的富贵大饼中,对于虐待女仆涌动的危险,浑然不觉。



而对于西门庆来说,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本身会给宋蕙莲带来什么样的灾难。他在乎的,只有享乐,享受女人带给他的乐趣,也享受金钱带给他的快感。在靠上了蔡京这棵大树之后,他越发的向着大户人家的享乐路子上进发。他也学着阿谁时候的达官贵人,开始养本身的戏班。其实也不是戏班,并不唱戏,只是像妓院里的弹唱班子那样,会弹个琵琶,拉个胡琴,唱个小曲,也就够了。他请的乐师,也是妓院的乐工。西门府快变成了高规格的妓院了。


把金莲房中春梅、上房玉箫、李瓶儿房中迎春、玉楼房中兰香,一般儿四个丫头,衣服首饰妆束起来,在前厅西厢房,教李娇儿兄弟乐工李铭来家,教演习学弹唱。春梅琵琶,玉箫学筝,迎春学弦子,兰香学胡琴。


加上原本就会唱曲儿弹琵琶的潘金莲和会弹月琴的孟玉楼,西门家这个曲艺班子的规模,在清河县地界儿,估计也算数一数二的了,也算符合新晋清河县首府西门庆的身份。


但是,多出这一件事,势必多生出许多其他的事,尤其是其中如果有恣意生事的人,那就更容易出事了。


春梅对于西门庆安排她学琵琶这事,大概是愿意的,毕竟这是取悦男人的手段之一,她的主子潘金莲就会弹琵琶,也因为会弹琵琶而多得了西门庆的几丝喜欢。但同时她对于这样将她与其他丫头置于同一地位,大概也颇有些不服气。所以当李铭把她当初普通丫头,想借机占她便宜时,她怎肯乖乖就范?



“好贼忘八!你怎的捻我的手,调戏我?贼少死的忘八,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哩!一日好酒好肉,越发养活的你这忘八圣灵儿出来了,平白捻我的手来了。贼忘八,你错下这个锹撅了。你问声儿去,我手里你来弄鬼!爹来家等我说了,把你这贼忘八,一条棍撵的离门离户!没你这忘八,学不成唱了?愁本司三院寻不出忘八来?撅臭了你这忘八了!”


李铭被她忘八,万忘八骂的,拿着衣服,赶忙走了。而春梅走到后边潘金莲屋里,接着骂:


“情知是谁,叵耐李铭那忘八!爹临去,好意分付小厮,留下一桌菜并粳米粥儿与他吃。也有玉箫他们,你推我,我打你,顽成一块,对着忘八,呲牙露嘴的,狂的有些褶儿也怎的。顽了一回,都往大姐那边去了。忘八见无人,尽力把我手上捻一下。吃的醉醉的,看着我嗤嗤呆笑。那忘八见我吆喝骂起来,他就夹着衣裳往外走了。刚才打与贼忘八两个耳刮子才好!贼忘八,你也看个人儿行事,我不是那不三不四的邪皮行货,教你这个忘八在我手里弄鬼。我把忘八脸打绿了!”


李铭捏她,或许真有轻薄她的意思,可也就是那么轻轻的试探,比当初西门庆调戏潘金莲可矜持多了。可春梅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地叫嚷的全世界都知道?她真是不染纤尘不容染指的吗?当日不是,她老早就被西门庆收用过了。她叫嚷,是要让李铭以及其他所有人都知道,她春梅绝不是一个地位低下的丫鬟。她叫嚷,还因为李铭是李娇儿的兄弟,是李桂姐的叔叔。



曾经是妓女的李娇儿,嫁为人妇之后,倒是比潘金莲更具良家妇女的做派,她也并没有正面与潘金莲起过冲突。但是作为西门庆的二房,她的地位高于潘金莲,清纯图片也要与潘金莲共享一个男人,那她自然也就是潘金莲的敌人了。


而李娇儿的侄女儿李桂姐,就更是潘金莲的眼中钉肉中刺。当初潘金莲进门不久,西门庆因为梳笼李桂姐流连妓院半月不归,还回来剪了潘金莲头顶青丝由着李桂姐踩在脚下。前两天,西门庆与李桂姐闹翻了,本以为这下西门庆再也不登李家妓院的门了,可谁料想,第二天李铭就借着唱曲来打探情报,并请了应伯爵来作说客,终于把归家不到两日的西门庆又拉回了妓院。潘金莲如何不恨这全家?春梅的这一通酣畅淋漓的嚷骂,真是替潘金莲大大地出了一口恶气。


这主仆二人联手,可真搅得个西门大院不得安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足浴按摩
杭州桑拿
桑拿论坛
珠海桑拿
桑拿会所
福州桑拿
厦门桑拿
广东桑拿
桑拿技师
温州桑拿
海南桑拿
888桑拿
厚街桑拿
莞式36式
泰式按摩
按摩女郎
  • 广州桑拿网
  • 杭州桑拿按摩,狼友桑拿论坛
  • 莞式按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