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国际时尚城建设 | 红岛的海

[复制链接]

913

主题

913

帖子

2759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2759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在红岛的千佛山上俯瞰,整个胶州湾像一个U盘,沿团岛北上西折南下薛家岛,蜿蜒海岸携一湾海水迤逦而去,将第一大海岛红岛留置于胶州湾北岸湾底。那散落海岛的大大小小十几个村落,或被海水环抱滋润,细品着清丽的海韵,或日夜接受海风的爱抚,畅饮着大海的甘露,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胶州湾畔。



胶州湾是半封闭型海湾,岸线曲折,岬湾相间,湾内宽阔开敞,大湾套小湾,小海湾星罗棋布,形态各异。红岛过去叫“阴岛”,所拥有的那片海湾,自然就叫“阴岛湾”。但人们,尤其是外地人是难以区分的,他们把胶州湾通称为“红岛的海”。这也难怪,就是土生土长的红岛人,对哪片海域是阴岛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而将胶州湾当成自己的海。呈簸箕形的胶州湾,是一个浅水海湾,湾内海水不深,这就决定了它没有黄海的辽阔深邃、渤海的烟波浩渺,但却满湾情趣。山无海不雄,海无山不秀。红岛的山,尽管没有不远处的崂山巍峨雄伟,只是一些连绵起伏的丘陵,但依然衬托得胶州湾一年四季风光旖旎。

阳春三月,大海抖落冬日的灰色外套,换上湛蓝的春装,充满温馨的浪漫、醉人的诗意。春潮涌动,春色撩人,大海的绿浪与蓝天相接,海天一色,灵动的波光里,鸥燕在海面洒下串串欢歌,正是开捕桃花汛的好时节。一只只挂着彩旗的渔船,荡漾在大海的碧波之上,撒下一片片希望,收获一船船渔乐。

酷暑盛夏,青剌剌的日头好像比谁起得都早,湿热与大地谈起了情,草木庄稼被蒸得耷拉下头,全然没了旺盛的精神,知了像是到了末日一样,在树上撕心裂肺地喊叫着,万物惧怕了这炎炎烈日,空气中散发着压抑郁闷的气息。然而,胶州湾海面却一碧万顷,绵延如画。远处,鸥击海空,燕姿蹁跹,船影憧憧,银网闪闪,好一派沸腾起伏、喧嚣热烈的夏日海上景象。海边,雪浪堆岸,海风习习,送来凉爽驱走酷热和烦燥。垂钓的人们坐在礁石上,面向大海,清风振衣,用长长的渔杆、悠悠的丝线钓起一串串悠闲舒适。更有人急不可耐投入大海的怀抱,尽情地畅游,让海风吹落杂念,海水荡涤尘埃,海浪冲去燥热的禁锢,海潮带走世俗的喧哗与繁乱。



秋风飒飒,天高云淡,正是金秋收获的季节。大海像一匹巨大的蓝色锦缎,在艳阳下随风起伏,海水像被过滤了一样格外清澈晶莹。历经了冬的孕育、春的初生、夏的疯长,此时的海是一年里最肥的时候,各种鱼虾蟹贝都已长成,海上迎来最忙碌的时期。清晨的日出送走捕捞的渔船,落日的夕阳迎回满载的渔获。大海销金熔银,各种渔船飘荡在波澜不惊的海面,好一派繁忙的海捕盛景。渔港码头上船来船往,人潮涌动,熙熙攘攘,一只只归港的渔船卸下一船船鱼虾蟹贝,各种海鲜琳琅满目,叫卖声、装卸声、讨价还价声喧闹嘈杂,热闹非凡,空气中弥漫着海腥气息。入夜后的渔村,并没有宁静下来枕着涛声睡去,依然灯火通明。渔家对白天捕捞的没有全部卖掉的海鲜和特意携带回家的渔获进行加工,不是对鲈鱼、鳘鱼、刀鱼、鲅鱼、白鳞等剖腹除肠,去掉内脏清洗干净,加汤加盐片腌、汤腌、干腌,就是对墨鱼、比管、海虾、鱼籽、鳌肉等进行干制“甜晒”,再就是对已经初矾的海蜇进行处理,或加盐进一步去除水分增加鲜度,或适时晾晒进行保鲜,还有的人家炸蛤蜊、蒸海蜊子,去掉皮壳,取出鲜肉,或冷藏保鲜,或进行晾晒……海风本来就带给渔村腥咸的气息,海鲜的加工,更使得渔村充满了浓重的鱼腥。

秋天忙碌不了多久,西北风就挟裹着雪花在铅黑色云朵的簇拥下,把冬天送来了。同大地一样,大海一片萧瑟凄冷。天色显得暗淡,全然没有了春天的明丽、夏日的晴朗、深秋的湛蓝。淡淡的雾霭笼罩着辽阔的海面,漫天飞雪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展现着婀娜的身姿,将海天连接在一起,海岛、渔村、海港、码头、渔船、岸礁、草木、路径都披上了雪被,变得冰砌雪雕、琼天玉地,成了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的世界。劳累了一年的渔船全部归港,在腥湿的海风中安然入眠。海浪拍打着海岸,轻摇着渔船,一切透着恬静和安祥,好一幅冬日海湾的水墨画。可是,凛冽的西北风是不安分的,它疯狂挥舞着长鞭,驱赶着一排排海浪在海里翻滚着,惊涛骇浪扑向岸边,撕扯着堤岸,像是向严酷的寒冬宣战,呼唤着春潮的到来。



潮汐是大海的呼吸。渔家的孩子一落地,便知道潮涨潮落。海潮的大小与月亮、太阳和地球有关。当海潮为大潮的时候,月亮与太阳、地球形成一条直线,月亮和太阳对地球的引力加在一起,引起不同寻常的海潮,农历每月初一、十五各发生一次。当月亮、地球与太阳这两条连线成直角时,潮差就小,潮水就低,这就是小潮。每一个月农历初一、十五之后,两三天内都会有一次大满潮,潮水涨得最高、落得最低。涨潮时间每天都不同,十五天为一个周期。每一天的潮汐,又分为两次高潮、两次低潮,高潮低潮之间相差六个小时。高潮,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满潮”,能维持六个多小时,高潮或最低潮时约有半个小时的平潮,不涨不退。红岛的海潮潮汐,按农历算,其规律是初五小,十三大;二十小,二十七大,称为“四信”,每信七天,每月四信,二十七“超信”,大潮开始。初十、二十五生潮,初三、十八潮最大,称为“满潮”;初七、二十三潮最小,初一、十五正晌午平潮。大潮涨落快而大、小潮涨落慢而小,大潮后三日续大、小潮后三日续小。渔民积世代经验,有“初一、十五正日海”“初三潮、十八水,二十二三跌到底儿”“三月三,潮赶山”“初八、二十三,满潮正晌天”“初八、二十三,两头响绷干”“初六、二十一,两头晒海底”等潮信谚语,他们凭借经验,不失潮时,出海捕捞。



红岛的潮汐涨落自有一番景象。涨潮不像汪洋大海那般激越雄壮,汹涌澎湃。大海看似仍在平潮,海面一片寂静,海浪在蓝色的浩淼中微微起伏,像做着恬静的梦,发出柔声的呢喃,然而海浪正在红鲤翻江,潮涌跃动,悄然上涨。一缕缕银线一样的细浪在天际间滚动,银浪之上闪动着片片羽翼。不一会儿便慢慢看清,一群群兴奋的海鸥驾着像一群群绵羊似的波浪,相互推涌追逐着,由远而近。浪花欢跳,银白色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地轻轻地、柔柔地亲吻着海岸,发出轻声细语。海浪的亲吻越来越热烈,海水在不断上涨,漫过了海滩,淹没了礁石,全然没有嚣张和狂傲。不过,并非所有的涨潮都是温和柔顺的,海湾毕竟是大海,红岛的海虽无巨风恶浪,但若是遇上暴风海啸,大海便显露出桀骜不驯的禀性,激荡狂放的脾气。随着狂风的怒吼,黑云压海,海浪如山,浪涛如一匹匹脱缰的惊马,似一排排起水的鲸鱼,在海天之间奔腾咆哮,涛涌连天,浩荡磅礴。前浪刚义无反顾地轰然拍去,后浪又奋不顾身地扑上前来,惊涛裂岸,发出震耳发聩的雷鸣般巨响,巨大的浪山被摔成碎沫扬向天空,使人心惊胆战,魂飞魄出,真切感受到大海的雄浑与气魄。一俟风过天晴,海面风平浪静,大海又显露出温顺可人的模样。落潮全然没有涨潮的欢腾和激情,仿佛要比涨潮节奏慢许多,海浪全无悸动,带着岸边的海风,带着海滩和礁石的默默温情,怀揣无限的眷恋,流连忘返,依依不舍地离岸而去,退的是那么悄然、那么坦然、那么荡然,落的是那样舒坦、从容、寂静,似乎惧怕惊动了谁。轻拂的海风卷起层层涟漪,宏阔的海面如同铺展的翡翠,舒展一派蔚蓝。夕阳在海面倾情燃烧着,其光焰将潋滟海面、粼粼波光染成血色,浪花簇拥着,任其辉映闪烁,跳荡着澄明的晶光,变幻出一道道斑斓,渲染着一波波丽华。渔船被渔港紧紧地搂抱在怀里,泊锚绷紧缆绳,牢牢地抓着海滩。刚刚还在海上追涛逐浪、颠簸劳顿的渔船,终于得以片刻的静养安歇。然而,渔家汉子是勤劳的,他们常年谨言慎微、小心翼翼而又果敢执拗地向大海讨要生活,大海是他们的生路,是他们赖以生存的良田,他们因大海而生存繁衍,歇船不歇人的古训是他们亘古至今的传承。那一张张被太阳镀成古铜色、被海风写满沧桑的脸,依然挂着汗珠和笑意,把收获的喜悦编织进沾满鱼腥的网扣里,将淡水、冰块、油料加进企盼里,把船舷的尘埃和劳累抛进大海里,一切收拾停当美美地躺进船舱,匀称地鼾声和着海浪漫过渔船,洒向辽远的海面。



红岛的海滩涂平缓,质地肥沃,绵长的潮间带生长着各种藻类和微生物,泥沙中蠕动着沙蚕,更有大沽河、南胶莱河、漕汶河、岛耳河、洋河、石桥河、白沙河、桃源河、洪江河、墨水河、李村河等河流携带大量有机物和浮游微生物及藻类缓缓流入,使鱼虾蟹贝拥有足够饕餮的美食,涵养的大海富足而丰腴,所哺育的海产品鲜美浓烈,风味独特,遐迩闻名。位列海鲜“八珍”的海参、鲍鱼、对虾肉质细嫩,鲜美无比,营养极佳;开春海捕的被称作“开凌梭”的梭鱼,头里都有一碗油,“鲜得没法儿说”;鲅鱼、鲻鱼、鲳鱼、鳘鱼、鲈鱼、刀鱼、白鳞等身长体肥,肉厚细腻,质洁肥嫩,浓鲜独特,是难得的海鲜佳品;颀长圆润的白鳝,肉质雪白细嫩,鲜冽无腥,香而不腻,位列名贵海鲜当之无愧;章鱼、海螺、比管和被称为“海蛎子”的牡蛎肉嫩味美,是传统的滋补佳品,营养丰富,声播海外;被称作“三疣梭子蟹”的海蟹,体大壳坚,身重肉肥,脂膏盈甲,膏似凝脂,肉肌紧密,洁白肥满,肉韧味鲜,堪称海鲜中的精品。不仅如此,被称为“小海鲜”的 鱼、白虾、泥螺、兰蛤、末蠖、壕根等海产品在其他海域罕见,风味精美独特,为众人所称道。其中鱼肉厚刺少,壮硕肥润,有独特的清香之气;白虾色白皮软,通体通明,鲜美异常,水炸晒干除头去皮后,被称之为“虾米”“海米”,色泽红润,油光透亮,肉质细韧,口味鲜香;泥螺俗称“泥蚂”,是软单壳近岸滩涂爬行的海产品,壳薄肉软,色味俱佳;个小扁圆、壳白肉丰俗称“海沙子”的兰蛤,汁浓汤鲜,回味悠长;生长在入海口一带和盐田荒水的白磷虾,俗称“末蠖”,是一种甲壳类浮游微虾,其白里带青,通体透亮,大小均匀,鲜冽浓郁,是宴宾待客的绝佳海鲜,“末蠖蘸大葱,喝酒一盅又一盅”,足以说明其是佐酒的佳肴,因质优量少,尤显珍贵;壕根在鱼类中体态最小,似幼时的鱼,因生长于滩涂壕沟而得名,其产少量微,且只有在清明节前后始见,是鱼类中的极品。在众多的小海鲜中,最负盛名的莫过于蛤蜊。蛤蜊俗称“嘎拉”“花嘎拉”,由于生长的海域独特,极富养分的海水浸润,肥沃海泥的滋养,使“嘎拉”壳薄丰满,肉质肥嫩,汤浓汁鲜,口味奇特,被称为“天下第一鲜”,以“百味之冠”扬名天下……

一种种海鲜充盈了大海,一道道美味养育了渔家。



赶海,也叫“下小海儿”。在红岛下小海儿,充满乐趣。大海是慷慨奉献的。大潮过后,往往在海滩上遗留下海螺、尖螺。这是因为海水猛涨,海潮激荡,急切退潮后,这些海鲜没来得及随潮水入海。除海螺、尖螺被海潮遗留海滩外,礁石和低洼浅水里,常有海蟹和“海蛎子”等蟹贝藏身。落潮后,海滩上下小海儿的人多了起来。下小海儿不光要有一身力气,还要眼精手快、身手老道,若不是当地人而是初来乍到的“生茬子”,不会有多大收获。只有土生土长在海边的人,才会得心应手,满载而归。

裸露的海滩上,有一个个大拇指粗的洞穴,这便是“爬蚂”的栖息之地。“爬蚂”是对黄眼蟹等小海蟹的俗称,它们掏穴而居,洞穴有深有浅,最深的没不过胳膊。只要把胳膊沿着洞穴伸进去,用手就能摸到“爬蚂”。有经验的人摸到它后,牢牢地攥在手心里,使它动弹不得,随即将其掏出,否则会被它夹得失声大叫,甚至被夹破皮肉,血流不止。懂门道的人一眼便识得哪片海滩有“海沙子”。将海滩上的泥沙连同“海沙子”一同用刮板刮进网包,到清水里淘洗干净除去泥沙,便剩下一粒粒洁白晶莹的“海沙子”。在海滩上寻找海鲜的踪迹,要有一双“火眼金睛”,善于在滩面上发现贝类的“蛛丝马迹”。一个个不起眼的圆圆小孔下面,不是生活着一个个圆润的“白嘎拉”,就是隐身着一只只肥硕的海蚬,用手抠下去或用铲子之类的挖下去,保准跑不了,肯定有收获。如果发现海滩上有一个圆孔,不远处还有一个圆孔,这便是 “蝼蛄虾”的匿身之处,使脚在一个圆孔用力一下下猛踹,一只活蹦乱跳的“蝼蛄虾”便从另一个圆孔里窜出来。有一些贝类躲藏在海滩上不太好识别。被称作“毛嘎拉”的毛蚶,是一种两片扁圆的黑白相间的外壳上长着一道道黑色绒毛的海贝,最善于在退潮后的海滩里隐身,没有经验的人很难发现,但常年下小海儿的人不难找到它。由于海浪的冲击,退潮后海滩上会留下一道道起起伏伏、坑洼不平的皱褶,并有一条条似开不开的小口子,一张一合,下小海儿的行家里手一看便知道,“毛嘎拉”就隐藏在泥沙之下。“嘎拉”是成片成片层层生长的,好像总也取之不尽、挖之不竭。熟知它生长规律的下小海儿的,在“嘎拉”生长的海滩上,用手抠进一个个圆孔,一抠一个“嘎拉”。人们面对大海的馈赠,总是贪得无厌。有人急功近利,嫌用手指和小铲子之类的挖嘎拉太慢,便用铁丝制成挖“嘎拉”的“耙子”,这还不算,还“发明”了更硕大、更坚固、更强势的挖“嘎拉”的工具“抓子”。将呈铲斗状的钢圈连接韧性较好的木杆,并加装把手,钢圈下带有耙齿,耙齿下用铁丝编织成漏斗形,使用时将其深深地扎进海滩的泥沙中,将木杆搭在肩上,手握把手,用力拖拽挖掘,将“嘎拉”和泥沙一同挖掘于漏斗中,在清水中淘洗干净后,便可分拣出“嘎拉”。这种挖取“嘎拉”的方法虽说干净利索,一气呵成,能挖取更多的“嘎拉”,“一挖一麻袋”虽说有些夸张,但着实质优量大,可没有一把子力气,是万万不行的。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正是因为有了红岛的这片海,才孕育出穷竭不尽的海鲜。生活在海边的渔家,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煎炒煮炸,赋予了海鲜特有的风味。

潮涨了,潮落了,红岛的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涨落着潮汐,迎送着日月,渔家的日子在岁月中变幻着,越来越滋润,越来越鲜亮。



【作者简介】

刘好军:棘洪滩街道史志办主任,棘洪滩街道古岛社区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民俗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家协会理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足浴按摩
杭州桑拿
桑拿论坛
珠海桑拿
桑拿会所
福州桑拿
厦门桑拿
广东桑拿
桑拿技师
温州桑拿
海南桑拿
888桑拿
厚街桑拿
莞式36式
泰式按摩
按摩女郎
  • 广州桑拿网
  • 杭州桑拿按摩,狼友桑拿论坛
  • 莞式按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