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低智商犯罪》:优秀的小说角色塑造,是怎样让读者手不释卷的?

[复制链接]

952

主题

952

帖子

2860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2860
发表于 2020-9-7 07: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文 /下饭社长周不安)

有这样一位名叫“张一昂”的警察同志,他逻辑清晰,思维方式独特,却不受信任,尽管他不爱争功,但每次功劳都落在自己头上,惹得领导不高兴。

他同时又有那么一点自以为是,当他每次都觉得是靠自己的智慧取胜时,实际上都是误打误撞的完成办案。

这位警察同志的对手各个都不是善茬儿,有商界大佬、有从政高官、有敢下手的呆贼组合,更有境外的无情杀手。

起初,张一昂要面对的只是一桩警察局局长失踪的案件,但是因为他刚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刑警队队长便惨遭毒手,并在现场留下了他的名字,结果,与他扮演对手戏的反派们逐个登场,纷纷加入战局。

然而有意思的是,每一个入局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与世界观,相互对立的同时,却又在“办事”层面上形成了重合,不得不展开合作关系,于是乎,一连串的乌龙事件就此上演。

看到这里,可能你已经在想这是哪部电影的情节了,事实上,这是一本特别有趣的黑色犯罪喜剧作品——《低智商犯罪》,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紫金陈”






紫金陈在当代中国推理文学界的地位毋庸置疑,许多读者都将其称为“中国版东野圭吾”,这本《低智商犯罪》同样继承了之前作品的高水准,并采用了难度极高的“七条故事线平行叙述”的方法,塑造了一群个性鲜明,形象饱满角色的同时,更是完美的将各种意外与巧合联系在一起,成就了一篇高质量的故事。




《低智商犯罪》作者:紫金陈

对于这样一本多故事线并行的小说而言,人物角色的塑造必然是其重点中的重点,《低智商犯罪》能够成功博得读者喜爱,也正是赢在了这一点上。

莉萨·克龙在其著作《怎样写故事》中曾表示:

故事的核心是人,我们读小说看故事,不是为了看事情一件件麻木的发生,而是想透过角色的视角,去体验故事中的紧张与刺激。

换言之,优秀的角色塑造,是一本好小说带给我们的乐趣,更是我们沉迷其中的关键因素,毫不夸张的说,角色身上的特质与成长变化,正是激发我们兴趣的导火线,更是除了事件因果本身,推动故事进行的“第三条轨道”

《低智商犯罪》的角色塑造堪称“教科书级别”,作者将这些立体、饱满的角色跃然纸上,进而在读者的阅读体验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就来聊一聊故事中的角色,在阅读体验上起到的作用吧,这也是我在整个阅读过程中,感受最清晰、直观的部分。




贴近人物原型的角色创作,更容易引起读者带有画面感的联想

看过电影《无名之辈》的人,肯定对大潘和章宇饰演的呆贼组合印象深刻,两个渴望“干大事”的人,怒抢手机店,结果带回一兜子的手机模型。

在《低智商犯罪》里,同样有一对呆贼组合,两个人蓄谋已久后,对一家金店发起了冲击,本以为干完这一票就收手,但没成想,其中的一个笨贼没动金店的一件首饰,反倒是把一尊立在金店中间,重达二十多斤的关公雕像放进了包里。

如此贴近已有人物原型的设计,实在是太容易引起读者带有画面感的联想了,你甚至能够在脑中想象出他们的衣着、动作、语气、表情,甚至是笨手笨脚的把雕像放进包里的样子。




还有一个桥段,是主人公张一昂误打误撞破案成功,同处一个警局的吴主任,向上级谄媚的样子,活脱脱像极了现实中职场里的马屁精,我在阅读的时候,基本就是把吴主任的面孔,直接“AI换脸”成我的部门经理了。

其实文字本身并不像影视剧一样,能够给我们直观的呈现出人物的模样和神态,读者必须要依靠作者设计的角色,在现实、影视作品乃至漫画中去寻找原型,将其与文字中的角色联系在一起,这才有了我们脑中像连续剧一样的镜头运动和场景流转。

一方面,这需要读者有很强的“脑补”能力,另一方面,则需要作者有很强的笔力和观察,能够将角色的塑造准确的贴合原型,从而能够让读者在阅读到事件进展的关键节点处,立马可以和原型联系在一起,进而在脑中立马生成一个围绕角色为核心,所产生的场景、角色行为、衣着表情等等画面。

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在你脑中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和情节,实际上都是能让你与联想的画面绑定在一起的,比如小说《再见了,可鲁》,即便是你没看过改编的电影,也能联想到一条拉布拉多犬,和一个不接受它的盲人主人形象,进而“看到”一人一狗在不同的场景中,经历的温暖与矛盾的画面,然后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

这就是成功塑造了贴近原型的角色,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它都能让我们立马找到一个与之最为贴切的形象进行关联,从而让故事的阅读像是在读者脑中放电影一般,清晰流畅的行进,减少阅读中可能会出现的阻碍。




角色的反差设计,让阅读过程变得趣味横生

《低智商犯罪》所描述的这个故事里,到处都是反差与意外,到处都是乌龙事件与巧合交错,这本身就让剧情的走向变得扑朔迷离,难以琢磨。

而角色本身的反差与乌龙,更是给这个基调添了一把火。

就以主人公张一昂为例,每次自以为是巧妙谨慎的推理,到最后都变成打脸的乌龙事件;每一次精心安排的布局,最后大概率会变成弄巧成拙,反倒是每一次的无心插柳,却都能带来意外收获。



再加上作者幽默的写作风格,更是把这种反差所带来的阅读乐趣放大到了极致,其中有一个情节是这样的:

张一昂为了查清案件的真相,顺藤摸瓜,查到了前一天晚上给自己送外卖女子的地址,进去之后,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女鞋,当场说出了这名女子的身高、外貌甚至口音等信息。

一旁的下属顿时感觉高明,吹捧一番后想要了解其中缘由,张一昂面色坚定的说了一句:

昨晚我见过她。

再比如,张一昂本身对于立功这件事不是太在意,但同时又挺愿意让下属吹捧他几句,有时在办案的过程中,甚至会故意“点拨”下属,让他流露出对自己能力出众的赞美。

前一秒严肃正经,后一秒嬉笑怒骂,表面上佛系人生,实际上仍不免世俗,通常来说,角色的反差设计,能够让形象变得有血有肉,更容易在读者的脑中将其看成一个完整的“人”。

从写作技法上来讲,这种反差的设计,为角色增添了非常多的细节,等于是从各个微小的环节里,为角色的性格特点进行了补充,使其性格更加完整、鲜明。

这些角色反差的设计,不能说有画龙点睛之绝妙,但是却,在故事行进的节奏中,带起了不断跌宕的小波澜,让读者的整个阅读过程不至于特别乏味,反而还充满了别样的阅读乐趣。




完整的角色世界观塑造,是引人入胜的关键所在

在人们的意识里,对于正派和反派向来都是爱憎分明,但我相信大多数人,对类似蝙蝠侠中的“小丑”、复仇者联盟里的“洛基”等反派,很难产生“恨”这种情绪。

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角色的世界观塑造实在是太立体、太饱满了,他们坏的并不彻底,相反,面对着外部世界的变化与动荡,他们有着自己的看法和原则,而且轻易不会被撼动。




就像是那句著名的金句所言:“做个俗人,贪财好色,一身正气”,好人不是绝对的好,坏人不是绝对的坏,这才会让人感到又爱又恨,因而也就会更加关注角色的成长和命运走向。

《低智商犯罪》里的角色,几乎各个都是如此,正义和圆滑兼备的张一昂,重情义和贪财好色的于一体的周荣,嘴上念叨着很多高大上理论,却始终想着不义之财的呆贼方超等等,他们的身上,要么是带着瑕疵的洁白,要么是尚存善念的黑暗。

这种在人物角色世界观上的设计,堪称经典中的经典,因为此类角色很容易让人记住,并且牢牢关注着他的动向,我们一边期待角色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前行,又渴望他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用一个生动一点的例子来说就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懂他的,而是他最放不下的。

一个世界观完整、立体的角色,就是读者心中最放不下的那个人,像是小说《诛仙》中的张小凡,在经历了重大的变故后,他的世界观崩塌后又重建,而在这之后,他的所作所为时刻牵动着读者们的心弦。



影视剧中的“张小凡”形象

就这样,读者把自己的预期和角色命运牢牢的绑定在一起,不知不觉中,手里的故事就放不下了。

纵观《低智商犯罪》,这个充满黑色幽默的犯罪喜剧之所以能够吸引读者,让无数读者宁愿通宵读完,其人物角色所散发的魅力功不可没。

一个好故事里的角色,能够让读者产生非常清晰的画面感和代入感,正是因为这两种优秀阅读体验的加持,才能够让读者一气呵成的看完故事,然后合上书后,大叹一声:

“好爽”。

《低智商犯罪》里的人物,各个立体饱满、各个有血有肉,正是因为每个角色之间的个性碰撞、观念冲突,才使得故事变得更加完整、好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足浴按摩
杭州桑拿
桑拿论坛
珠海桑拿
桑拿会所
福州桑拿
厦门桑拿
广东桑拿
桑拿技师
温州桑拿
海南桑拿
888桑拿
厚街桑拿
莞式36式
泰式按摩
按摩女郎
  • 广州桑拿网
  • 杭州桑拿按摩,狼友桑拿论坛
  • 莞式按摩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